从配角走向主流,一家34岁的老牌芯片公司还存在多少可能性?

作者:四月,来源:机器之能

对于一家已经成立34年的老牌芯片公司而言,未来还将存在多少可能性?尤其当曾经并肩作战的“老战友”都逐一被巨头收编之后。

回答或许多是中规中矩的“平稳发展”、“逐步增长”,亦或者“被收购”……

但现在,这个答案正因一位颇具使命感的新任CEO而格外让人期待——赛灵思第四任CEOVictor Peng认为,“历时四年,投入超十亿美元研发的ACAP有望成为一个更主流的计算平台,和CPU、GPU一样站在同等重要的基础计算设施的位置……尽管这可能不是一年就能够实现的。”

在赛灵思成立至今的34年时间里,它扮演的大部分角色仍然是一家鲜为人知的专业芯片供应商,缺少英特尔、英伟达等芯片巨头所环绕的明星光环。然而,由于人工智能应用数量的激增,赛灵思正在进入热门领域——从自动驾驶汽车到数据中心,其位置也从舞台边缘走到聚光灯前。

据赛灵思2019财年第二季度财报信息显示,公司创下季度性收入最高纪录达到7.46亿美元,比去年同期增长19%,由此,赛灵思实现了连续12个季度的正增长,这同时也是赛灵思在过去几年里首次实现两位数的增长。

赛灵思快得以快速崛起的原因之一来自于新任首席执行官Victor Peng。

今年年初,赛灵思宣布公司董事会任命Victor Peng 为总裁兼首席执行官。Victor Peng现年57岁,是赛灵思历史上的首位华人CEO。接任CEO之前,Victor Peng的职位是COO,并自2017年10月并任命为董事会成员。

初见Victor Peng是在今年3月的赛灵思北京媒体会现场。彼时,Victor Peng上任不到两个月,便带着首款高度集成的自适应计算加速平台ACAP来到北京宣传。

他穿着一身淡蓝色衬衫,深色西装裤和黑色皮鞋,是最为普通的会务装扮。台上,Peng语气沉着而有力;台下,接受采访时,他总会投以和善的目光耐心听取问题,尽管他并大不能听懂中文。

言谈间,Victor Peng身上透露着东方人的内敛与平和,在谈到竞争和市场问题时却又表达得直截和自信,言语里能感受到背后的野心和壮志。

Victor Peng 在2008 年加入赛灵思,为公司确立了连续三代核心产品的领导地位,并在集成度和编程模式方面取得一系列重大的技术突破。但Peng对于芯片市场的认知不止于赛灵思所在的FPGA市场。

更早之前,Peng 在AMD 公司图形产品部(GPG)芯片工程企业副总裁,作为AMD核心硅工程团队的重要领导者支持图形和游戏机台产品、CPU芯片和消费事业部。

赛灵思曾经被称为芯片领域的利基制造商。利基(niche)是一种西方市场的说法,指针对企业的优势在于某个特定的细分出来的市场——规模虽不大,但需要针对性、专业性很强的产品,依旧有盈利的基础。翻译过来,比较像是“小众市场里的领导者”。

不过,Victor Peng掌舵下的赛灵思已经不满足于“利基者”的限定——“在新一轮计算变革趋势中,赛灵思在实力上处于一个业界罕见的领先地位,而且已经做好了充足的准备。通过专注于为新领域和传统市场提供独特的价值,我期望能够加速公司发展,并创造新一轮的股东价值。”

成为更主流的角色
赛灵思的核心产品是一种被称为现场可编程门阵列(FPGA)的芯片,它在1985年由赛灵思的创始人之一Ross Freeman发明,这个时间差不多比摩尔老先生提出著名的摩尔定律晚了20年左右。在很长一段时间里,FPGA通常只是作为英特尔CPU和其他中央处理单元的配角,以更高的效率处理特定的计算任务,例如压缩视频或加密数据等。

FPGA的吸引力在于发布后能够用软件重新编程,也因此被称为“万能芯片”。凭借这一点,FPGA芯片相比ASIC在通信等细分市场占有绝对优势,因为手机无线通信基站通常需要针对新的通信协议进行定期更新。

近些年,FPGA的高速发展超出了很多人的想象。一方面,随着芯片制造技术难以持续缩进,多核CPU性能的提高难度越来越大,摩尔定律开始“失灵”;另一方面,人工智能算法的正处于快速迭代与发展时期,固化好的ASIC芯片开发周期难以跟进算法的发展速度。

当下,半导体市场格局已成三足鼎立之势,FPGA,ASIC和ASSP三分天下。FPGA市场平均每年保持10%以上的增长,市场规模在达到50亿美元左右。而根据市场统计数据表明,FPGA已经逐步侵蚀ASIC和ASSP的传统市场,并处于快速增长阶段。

具体到FPGA领域,又以美国硅谷的四家公司:Xilinx(赛灵思)、Altera(阿尔特拉)、Lattice(莱迪思)、Microsemi(美高森美)为首。其中,Xilinx与Altera几乎垄断近90%的市场份额,专利达到6000余项之多,为其构筑了坚实的技术壁垒。

但是在最近几年里,曾经同肩作战的战友——Actel、Altera相继被美高森美、英特尔收购,赛灵思被冠以“单身贵族”的称誉。在接连失掉竞争对手后,FPGA的战场是否有些孤单?

在Victor Peng看来,以创新精神和执行力见长的赛灵思已经找到了新的超级对手——ACAP有望成为一个更主流的计算平台,和CPU、GPU一样站在同等重要的基础计算设施的位置。“尽管这可能不是一年就能够实现的”。

今年3月,赛灵思推出ACAP(Adaptive Compute Acceleration Platform),这是一款高度集成的多核异构计算平台,能根据各种应用于工作负载的需求对硬件层进行灵活变化。

ACAP的核心是新一代的FPGA架构,结合分布式存储器与硬件可编程的DSP模块,可编程且同时又具备硬件灵活应变性的计算引擎,并全部通过片上网络(NoC)实现互连。

随后,赛灵思推出首款基于ACAP机构的芯片Versal。它的硬件和软件均可由软件开发者、数据科学家和硬件开发者进行编程和优化,采用符合业界标准设计流程的一系列工具、软件、库、IP、中间件和框架。赛灵思方面介绍,这项新架构是赛灵思历时4年,动用了1500名工程师,投入超过10亿美元研发而成的。

7月,Victor Peng被任命为首席执行官仅七个月后,赛灵思就宣布了该公司历史上最大的收购之一——以3亿美元收购AI芯片团队深鉴科技(Deephi)。它是一家200人的中国创业公司,聚焦在FPGA芯片人工智能应用,面向安防等终端和云计算中心市场。

Peng表示,收购后的深鉴科技技术团队被分属到工程部门,市场和其他商业部门会由赛灵思接手并进一步扩张。赛灵思会帮助深鉴科技服务全球的客户,同时也会使用其技术,商业方面进行联合营销。

赛灵思已经开始涉足新市场。亚马逊旗下的直播服务平台Twitch——同时也是北美最大且成长最快的在线直播视频服务厂商,在本月早些时候宣布,将使用赛灵思芯片打造业界第一个广电级质量、且使用新VP9视频编码格式的直播流媒体平台。今年6月,汽车制造商戴姆勒宣布将使用Xilinx芯片在即将推出的汽车中运行AI软件。

据知情人士称,谷歌还有意将赛灵思芯片集成到谷歌云的数据中心。对此,谷歌没有做出回应,赛灵思则拒绝评论。赛灵思目前的市值达到213亿美元,过去一年其股价上涨8%,表现优于略有下降的英特尔。

FPGA的瓶颈之一是被局限于产品的原型设计,对于成品,开发者倾向于用其他不可重编程的专用半导体代替赛灵思芯片,Victor Peng正在努力改变这一观点。

“我知道有些人对我们持有这种看法,坦白说,这是一种过时的看法。” Peng谈道,“我们的一些竞争对手不断试图提升这一点,让用户习惯于用它进行原型设计,却没有真正将我们投入生产。”

2015年,赛灵思最大的竞争对手Altera以167亿美元被英特尔收购后,竞争焦点开始转移到赛灵思和英特尔之间。Altera的大客户之一是微软,它们在数据中心的计算机上使用Altera芯片,以加速压缩数据和运行AI算法,来完成图像识别和其他功能等任务。英特尔在最近一个财年的收入为628亿美元,相比之下,年收入不过25.4亿美元的赛灵思有些相形见绌。

但Peng表示,英特尔的竞争并未对其造成伤害。英特尔试图面向服务器到自动驾驶汽车等多个市场推出更多产品,这为赛灵思提供了与其他芯片制造商合作的空间。

据彭博社最新报道,赛灵思已经取代Alter获得了微软公司Azure云计算部门的订单。消息称,Azure将使用Xilinx芯片作为其半数以上服务器的协处理器,协处理器是加速某些功能以减轻服务器中主处理器的芯片。

微软发言人对此表示,现有基础设施和产品的采购没有变化,将继续与英特尔保持现有产品的合作关系。

阻碍FPGA芯片进入主流市场的一个重要原因它们难以编程,需要开发人员对芯片设计有深入的了解。随着赛灵思即将在明年推出的Versal,将能够提供更高级别的工具,旨在让开发人员更容易为芯片创建软件,而不是主要迎合公司传统的硬件开发人员。

“我们拥有的适应性和灵活性越来越有价值,越来越重要” Victor Peng强调。在谈到开发者规模时,他表示,“去年中国只有两三个分会场,规模也只是350-450人。当时我还不是CEO。今年中国开发者的报名人数就超过了2000人,而且有更多的细节落到实处,获得比以往时期更多的客户。”

去年4月,亚马逊网络服务公司AWS正式上线基于赛灵思FPGA芯片的F1实例加速应用服务,这在一定程度表明软件开发商对Xilinx芯片的兴趣越来越浓。它使得开发者能够在云计算中运行应用程序,如视频处理和数据分析。这些应用程序受益于赛灵思芯片提供的硬件加速,而无需实际购买昂贵的芯片。随后,腾讯云和阿里云、华为纷纷跟进,推出相应的FPGA加速应用的租赁服务。

分析师Ryan Shrout对此表示,赛灵思正处于快速发展的时期,现在显然他们希望进入解决方案市场。” “他们希望向客户提供最终或接近最终的产品,因为这是更大的受众和利润率。

抢夺AI时代下的机遇
在以算法训练和模型处理的人工智能早期浪潮中,毋庸置疑最大的受益者是英伟达,其图形处理单元(GPU)已成为许多AI应用程序的首选芯片。

Peng却认为,当更多的AI市场从“训练”阶段转向“推理”阶段时,赛灵思将迎来一个巨大的机遇。在前一阶段,开发人员通过向数据提供数据来训练机器学习算法,而在后者中,训练有素的算法根据新输入做出决策。例如,帮助自动驾驶车辆绕过道路上的障碍物。随着人工智能从实验转向更多大众市场产品的部署,预计推理市场将比培训增长许多倍。

Peng特别强调赛灵思正在推行的软件战略。英伟达在数据中心取得了巨大的成功,特别是在机器学习方面,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它的“CUDA”软件已经成为许多研究人员的首选编程工具。他相信赛灵思可以改进自己的软件,以引入更多的开发人员。

“我们的传统客户一直是硬件开发人员,但现在我们也希望更多软件开发人员是我们的客户。”Peng表示,目前赛灵思公司正通过一些列开发套件努力降低FPGA的开发门槛,让更多软件人员向开发X86应用那样开发FPGA的应用。

相比“训练就是通过大量数据训练模型”,Nvidia在机器学习的推理环节则显得比较脆弱,其主要是弱点就是Nvidia GPU的功耗。Peng认为,推理对功耗预算更严格需要在一定功耗内处理一定数量的查询,尤其是移动设备对推理时的功耗预算更严格。

在谈到最新推出的Alveo 加速卡时,Peng表示,我们过去并没有出售板卡。但是考虑到,机器学习应用于数据中心的推断市场将达到120亿美元,所以我想赛灵思在这方面的潜力非常大,随着时间的推移,赛灵思能够成为一家非常大的企业。

与此同时,一些大型科技公司也纷纷研布局比CPU和GPU等通用处理器更高效、耗电更少、运行速度更快的AI应用芯片。Amazon、苹果、脸谱网、谷歌和一连串创业公司都在设计AI芯片以追求技术优势。

这种竞争使一些芯片专家对赛灵思在AI市场某些领域的野心持怀疑态度的原因。“我敢打赌,要让FPGA像现在这样好会很难,”Purdue大学教授Eugenio Culurciello说道,他拥有一个与赛灵思芯片合作的AI创业公司。

但是人工智能的软件变化很快,新的突破速度很快。Peng认为,赛灵思芯片可以很好地适应这些变化,因为它们可以重新编程,以便它们可以运行更高级的AI软件。大多数大型科技公司被认为是追求一类称为专用集成电路的芯片,这些芯片非常擅长于专业任务,但开发风险很大,制造后无法修改。

“我们拥有的适应性和灵活性越来越有价值,而且越来越重要,”Peng强调,赛灵思除了数据加速还做存储加速和网络加速,在5G时代,我们会有很多的机会,很少有公司像我们有这么多的机遇,所以我们100%是专注在我们的技术上。

“补充一下,我担任赛灵思CEO还只有9个多月的时间,但是对未来充满期待”,Victor Peng最后说道。

“要做就做别人没有做过的,让芯片就像一个空白的磁带,可以任由工程师在上面编程、增加功能。”这是来自于赛灵思创始人Ross Freeman的激进理念,在接下来三十多年发展历程中,我们看到它一直被赛灵思人所保留和传承。

部分参考: https://www.theinformation.com/articles/chip-maker-xilinx-sees-breakout-...

文章转载自:机器之能